你在这里

名人轮回(23):一曲因缘

名人轮回(23):一曲因缘

文/石方行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印象深刻的梦,有些梦境太不现代,因此常有人怀疑是跟自己的前世有关,是否如此呢?一个朋友转来一首曲子(注:附后),说是作曲者根据自己梦境里的音乐而创作,特别的是,作曲者说道:梦境是韩世忠抗金,梁红玉击鼓的现场,肃杀而悲壮。这是他小时候的梦境,他曾因此找遍相关音乐,却没有发现这曲子,于是他开始学习音乐,长大后他一直尝试把这曲子还原出来,直到最近才算是比较像了。(曲子2分30秒左右开始)
我把曲子听了几遍,作为在那个演绎“忠孝节义”的时代里转生过的我非常有着共鸣。
那是一个“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时代,面对金国的强敌,南宋王朝怎么做才能站得住脚,这就是摆在偏安王朝面前的问题了。索幸还有岳飞、韩世忠等人能抵挡金国一阵子,换得南宋留守半壁江山。
回望前尘,作曲者之所以能够把人喊马嘶的战场,化作一场悲壮、而雄浑的音乐,这其实只有一种原因:当时他在梁红玉的肚子里。也就是他是韩世忠和梁红玉的儿子韩彦直。

现代人讲究胎教,胎教有没有用?有的。当韩彦直被动的跟随妈妈上战场,听到外面的喊杀声、击鼓声、电闪雷鸣等等一切,就如同我们现代人听广播剧一般。还有一点比较特别,在人间出现大战时,在另外和人间层次差不多的空间中也同样发生着类似的事情,只不过那些事情会有一定的音乐的表现。这就如同同步录像机一般,只不过通过录像机播出来的是带有音乐的声音罢了。作为腹中的胎儿,其实是很灵通的。他在这个时候可以听到另外空间的音乐声,而随着人出世,年龄的逐渐增长,心性受后天社会各种不良因素的影响,造成心地不如从前那么纯洁。原有的特殊能力,也就逐渐的失去了。所以在中国七十年代末出现小孩用耳朵可以识字的现象,正是因为如此。

后来韩彦直出世之后,也亲眼见证了那些那些宏大的战争场面,使之铭刻于心底。从而造成了今生在小的时候能用梦的方式想起从前的经历。今生用音符来完成自己对从前记忆的追寻吧。
写到这里很多朋友会说,那每个人前生前世都很多,那么哪种情形会入梦呢?这个问题其实很是繁琐。就我所知的部份简而言之有两种情况:从前某一生自己受过很大的“刺激”,这样的情形,一般今生会入梦,而且会经常入梦;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今生有一份责任,某一生所说的承诺,但没有完成的事情,今生容易入梦,需要“再续前缘”“了却前愿”。
说到“刺激”,这和一般人想象的不一样。我这里所说的“刺激”,不是仅仅指反面的、不好的或者让人受到伤害的;而是包括反面,也有正面的,一般的指是突如其来的好事或者坏事,或者在不经意中、处在特殊的情形之下,自己的思想受到过很大冲击而出现的对其印象深刻的表现。
作曲者并不清楚这个转生轮回的因果,但是他却说了一个很特别的现象,他说他认识俩对夫妻,而这两对夫妻据说都是韩世忠与梁红玉转世。这种情况的确少见,但并非没有,比较常见的同一世里有好几个人都是历史上某个人转世,正如在本系列的序言中我就交代过这方面:我们一般人都听说过人有三魂七魄,如果借用修炼界的说法,人由一个主元神主宰,同时还有几个副元神主宰(不同人副元神数量不同一般为三到五个居多),历史上的某位名人也不例外,这是神造人时就已经安排好了的。当历史上某位名人的不同副元神,今生分别和不同的主元神组合,成为两个或者多个不同的人,这不很正常嘛。(注:这方面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p22-23页有明确记述)
作为历史上的某对名人夫妇也是一样。如果那辈子夫妻之缘未了,这辈子有那种机缘的话,就又当上了夫妻。而且不同的主元神或者副元神再相互组合,又会成为另外一对夫妻,这也是有可能的。要想更多的了解生命和人生的奥秘,就请读者静下心来看一看那本叫做《转法轮》的书吧。相信您看后会受益无穷的。祝您好运!
关于韩世忠和梁红玉的轮回故事,我已经在几年前写过了,这里就不多写了。(见附文)

附:乱世鸣巾

提到梁红玉这个名字,稍微熟悉中国古代史的人都了解,她是跟岳飞同一时代的人。是指挥南宋军兵帮助丈夫韩世忠大败金兀术于黄天荡的女中豪杰;是因韩世忠不听其劝告,贻误战机,导致金兀术逃跑的事情,而向宋高宗请罚的义女。其才干与胸襟我想可比花木兰和穆桂英。

谁说女子不如男,谁说战争是男人的事情?而在梁红玉这里,一切不可能的事情都成为了可能。

基于以上的想法,本文就好好写写这位在乱世中一鸣惊人的巾帼英雄!

史载:梁红玉,淮安楚州人。生于宋徽宗崇宁元年,也就是1102年,卒于1135年(一说:卒于1153年,不对)她的一生正好处在宋朝处于长期的内忧和外患之中。她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大将,统领一方军队。她生长在这个环境下,而且她虽然是女孩,但是却有一种男孩那种“刚”劲儿,喜欢舞枪弄棒之类的。后来她家道中落,父亲和爷爷因对方腊之乱平叛不利而被杀。她无奈只好被家人卖到京口官办的妓院中。

因她有一身的好功夫,到了那里无人敢欺负她,她对那些来此嫖娼的公子哥们,白眼望天。谁也奈何不了她。

记得一日她到街上采买一些东西,中途累了,带着丫鬟在一家酒楼吃酒。正在愁眉苦脸的吃着,一位老道模样的人走过来,说:“贫道看姑娘有大将之容,将来必成大器。”梁红玉长叹一声,幽幽的说:“我是将门之后,无奈父亲因平叛作战失利被杀,我因家庭困窘而被迫成为一名官妓。老人家不要笑话我这个苦命人了!”老道手捻银髯(就是“白胡子”的意思)笑着说:“当年太祖赵匡胤在做将军的时候,曾经饥渴难耐因一个西瓜而被迫在地上打滚而充西瓜钱,哪个成大器的人不都得经过七灾八难的。所以你别为一时的境遇而黯淡了你的芳容。要知道你不但是将军命而且是富贵象,更会青史留名。记住一个‘忠’字。可惜太祖的江山气数已尽,再有能力的人也无力挽回,最多的之能让其晚灭亡一些日子。这是天意。不管怎样,每个人要在此时做忠与奸的展现,那历史都会铭刻的。希望你能与‘忠’字相连,因为这个‘忠’字你们会让后世的人们铭刻于心。……”说完老人不等梁红玉说什么,一伸手把桌子上的那壶酒拿起来一饮而尽,然后下楼,混入人中,不见踪影。
时光真的如流水般匆匆而过,大约两个半月之后。恰逢朝廷平定了方腊的反叛之后,朝廷慷慨劳师。军营中的人开始来到官办的妓院中玩儿。此时的韩世忠也在其中,他此时只是一个小头目,性格有些不拘小节,当他听说这个妓院中有一位“白眼望天”的梁红玉。特地过来看看。起初韩世忠只觉得她只是有些清高,而想故意挫挫她的清高,而故意指手画脚让她给铺床,伺候他。百般刁难她。后来梁红玉急了,伸手就要打他,结果二人在屋里摔起跤。摔着摔着他们在心里都为对方的功夫叫好。几乎同时撒开手,说:“且慢!”他们对坐在凳子上,互相把自己的姓名和身世以及志向都说出来了。都谈到要为了国家和黎民尽忠的事情。此时梁红玉把前些日子巧遇道长的事情跟韩世忠说了一遍。韩世忠备受鼓舞。当即决定要娶她为妻。只因当时韩世忠当官不大,无钱养活梁红玉。后来等机缘成熟了,他在军队中升官了之后,把未婚妻娶回来,先是做妾,后来韩世忠正妻白氏过世后,梁红玉转正成为正室(韩世忠,有好几位夫人,好几个儿子)。

后来梁红玉帮着韩世忠把金兀术围困在黄天荡,因韩世忠的大意,而让金兀术逃跑。梁红玉因此上书给高宗要求责罚韩世忠。在当时传为美谈。从此南宋朝廷也得以延续一段时日。
韩世忠夫妇有一次见到岳云,并说,今生你我两家都是用“武”尽忠。将来如果有一日我们会用“文”来踏破贺兰山缺,一起朝天阙!
后来梁红玉于1135年在与金军作战时战死;韩世忠在岳飞和岳云父子相继被害之后,不久辞官,不问兵事,于1151年病逝。

时光流转,千年已逝,今朝我用我的笔,用我的心来缅怀这位在乱世中一鸣惊人的巾帼英雄,让我们秉承着此时的天意,再塑忠魂。不求青史留名只为问心无愧,无愧于自己的内心,无愧于那份责任,无愧这个时代!

原载于【新看点】杂志八月刊,略作删改。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