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輪回故事:蘭陵王的前生後世

輪迴故事:蘭陵王的前生後世

 

文/石方行

 

2013風靡大陸港臺及東南亞螢屏的電視劇《蘭陵王》創造了很高的收視率,在劇中把有關中國古代南北朝時期的蘭陵王一生打仗和愛情故事詮釋得盪氣迴腸。但電視劇畢竟是電視劇,有很多“戲說”的成份,即便是在史書中,關於蘭陵王的記載也不是很多。

 

在民間有很多關於蘭陵王的傳說:

 

一是關於蘭陵王英勇善戰,機智勝敵的傳說,如《洛陽救主》、《智殺賊將》、《巧退周兵》、《夜渡漳水》、《蘭陵王為什麼戴鬼臉》等;二是關於他勸農桑、關心民間疾苦、體恤士卒的故事,如《蘭陵王開荒》、《夜訪馬夫莊》、《修水田》、《祭龍王》、《分紅棗》、《扣軍響》等;三是關於他勤奮好學的故事,如《添燈油》、《拜魏收》、《搶書》、《挑戰馬》等;四是關於他的品格和胸懷的故事,如《斬親侄》、《收義子》、《放刺客》、《讓龍位》、《燒帳本》、《蘭陵王之死》等;五是關於他的婚戀和生活故事,如《齊王賜妃》、《張香香救主》、《葬妻》等。

 

一直以來民間把蘭陵王當作中國古代的第四大美男之一。美豔的容貌,神勇的戰鬥經歷、寬宏、體恤百姓、下屬的親民作風,加上對國家的忠心等諸多完美的形象,以及被賜死的悲情,讓廣大的民眾心生憐愛,把心中的一切美好的願望與寄託,都加諸在蘭陵王的身上,所以後來人們把蘭陵王的形象演繹與刻畫的更加的完美無瑕,真成了善與美的象徵。

 

看到大家都很喜歡蘭陵王,索性我也來湊個熱鬧,說說蘭陵王的前生後世。

 

在天界有一次元始天尊和紫霞真人(女性形像)一起來到一座蓮池邊參加佛道聚會,這時很多我們知曉的佛及其他的佛都出現在這裡,還有很多的菩薩和羅漢等,在週邊還有三界內諸神。

 

首先元始天尊向諸神深施一禮:我們這次聚會是為了安排人間的一些事情,大家說說想法吧。

 

一位我們比較熟知的佛說,中土將進入佛法的鼎盛時期(唐朝),在這之前,因那裡原有的民族和信仰都很多,民族之間需要融合,大亂最終達到大治,才能進入鼎盛時期,這一切都是為了人間的最後清理和更新做準備的。

 

這個時候,另外一位佛說,佛法洪傳到鼎盛時期之前,也要安排一些考驗吧!

為了演繹這段大治之前的大亂歷史,需要選擇眾多各種特點的生命,這個時候一位佛提議,那就從靈武天神中找出合適的人選吧。

 

靈武天神是一類神的總稱,是專門負責低層空間的征戰的神,包括一些天兵和天將。他們歸屬於管理低層佈局的神統一管理。

 

在那裡找到很多的神,元始天尊對他們安排了一些事情,然後先讓他們大部先行下界,為大亂時期做準備,而單獨留下幾位神,好番叮囑。紫霞真人和月光菩薩看到其中一位神都覺得很有緣份,於是兩位神一同商量,讓這位神在下界的時候擁有她們兩位神的特點:紫霞真人的勇力和智慧,月光菩薩的美貌。別的神一看她們二位都把自己的特點賦予了這個神的身上,那些神也“不甘示弱”的把自己的特點拿出一部分給予這個神。不但如此,一匹和這個神在天上經常形影不離的小白馬(成年馬,只是比別的成年馬小一些)和一位女仙童也要和他一起下來演繹這段歷史。

 

此時元始天尊一看這下可不得了,覺得既然很多的神都相中這位神,那就讓他在演繹那段歷史過程中成就自己的威德從而提高自己的層次吧!但一個生命在人中太完美那就完全是神在人間啦,那是絕對不行的。於是讓他在人間生與死的時候都很淒苦。這樣才能顯出那份濃厚的悲情色彩,同時符合人間“苦”的道理。

 

臨下界的時候,一位神拿出一張寫滿音符的帛絹類的東西一抖,這寫滿音符的帛絹就融到這位神的身體中了。這位神環顧周圍,看看其他諸神,一笑遁形。上天也安排了一個不負責任的史官,記錄下關於這位神在人表現的隻言片語。很多細節都隱去了。此時元始天尊與那位我們熟知的佛相視莞爾,用一種特別的方式,結束了這次聚會。

 

許多人都還沒有認識到,人類的發展與歷史的展現,其實都在神的安排之中,而且任何劇本在舞臺上演都需要彩排,為了演好兩晉南北朝大亂時代的角色,在三國時期都需要演過一番。

 

這就好比原來的演繹,成了後來演繹的彩排;那後來的演繹,也成了再後來演繹的彩排,在演繹與彩排中,看人的表現的因果,再演下一場戲,歷史就是在相似與不同中發展、完善著。

 

蘭陵王在三國時代轉生成吳國繼周瑜之後的水軍大都督陸遜,火燒劉備連營。在兩晉南北朝時期的後期,轉生成蘭陵王。

 

他的生母地位很低,形象和家世也不好,而且是他父親有一次在宮外一個小酒館中喝得大醉嘔吐時,過來伺候,此時他父親的神志有些不清醒甚至出現幻覺,把那個女人看作了非常漂亮,而被他父親強行佔有,並生下他。因為史官要寫出來會有辱皇帝的威名,所以隱去他生母的姓氏和他出生的經過。

 

蘭陵王出生時就長得非常漂亮,被稱為上天所賜,一度被認為是女孩,可以說是從小被遺棄、很淒苦的在鄉間長大,在鄉間遇到上天安排的人,來教他怎樣打仗和做人。學成之後,那個人又多次用各種方式告訴他父親有他這個孩子,也只有這個孩子能解救北齊於危難。

 

當他被召回宮裡的時候,別的弟兄們都笑話他,覺得他長得這麼美,還能打什麼仗呢?可是當他拿出真本事的時候,大家都不敢小視他了。

 

在以後的人生經歷中他身上被神賦予的諸多優點逐一展現出來了。這些史書中都有些記錄,就不一一細說。

 

說到《蘭陵王入陣曲》,表面上是一場戰役結束,將士們慶祝勝利而一時興起做的舞曲。其實是上天所賜。當那場戰役結束之後,蘭陵王帶領將士們慶祝的時候,蘭陵王借著酒興表面上來了靈感,其實是把原來那位神融在他身體中的帛絹上的音符在這個場中激發演繹出來了。從此人間多了一曲雄渾壯美的軍旅舞曲。後來這支舞曲在唐朝中期時被禁止,後來逐漸在中國失傳,但在唐朝時期,流傳到日本,在日本基本上把該曲原貌保持下來,流傳至今。這流傳的本身也是神的有意安排。

 

當他的帥氣和軍事才能傳遍整個北朝的時候,提親的自然不少,什麼樣的女子他都見過,但心中都沒有過一絲漣漪。

 

當後來見到鄭氏之前,他夢見了那匹小白馬,他知道這批小白馬要出現了,結果遇到了鄭氏。後來夢到了在天上伺候他的女仙童,正好皇帝讓人買來二十個女人送他,他只選了他中意的那個人,正是那位天界女仙童。

 

其他人角色不必細說,都是基本早已排好,在人間演繹一下。

 

後來許多人討論著,為什麼蘭陵王要喝皇上賜給的那杯毒酒?如果他造反,自己當皇帝說不定還能打敗北周,統一北朝。

 

按照人世間的理這樣推敲是沒有錯的,不過神當初安排這段歷史就是為了大亂而後大治,為佛法的普傳而鋪墊。即便蘭陵王真的這樣選擇了,也未必能如大家推敲的這樣發展下去,要看神允不允許,而上天安排都是系統的,不會只顧眼前而是考慮長遠的,同時也是多層次多面向的考量。

 

在三國時期佛法東傳,雖然不系統,到了南北朝時期,在中土學佛的人逐漸多了起來,所以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的詩句,通道的人也很多。在北魏時期洛陽龍門石窟開鑿就可以看出當時信奉佛法的人很多。

 

為了對信佛法民眾進行考驗,同時也希望民眾懂得怎樣才是真正的信奉佛法,北周的皇帝開始禁止民眾信佛道,理由很簡單也很實際:信奉佛道的人多了,國家稅收等各個方面就會受到影響,所以禁止。當時北齊很興盛信仰佛道在這個背景之下,如果蘭陵王要造反當皇帝的話,那上天安排的那種考驗就很難實現。相反的,不造反的蘭陵王同時也用他的生命詮釋了“忠”的內涵。

 

我們現代人看古代人很多時候覺得他怎麼就那麼“死心眼”呢?怎麼就不懂得“變通”,為什麼要用生命詮釋一種理念呢?這是現代人不懂古代人才說出來的話。

 

就如:“孔子不飲盜泉之水”一句,名份很重要,也就是說,為了一種理念,而存而滅;而不是為了名利而生而死。在古人看來理念和品格遠比金錢物質利益更為重要和值得珍惜。所以才出現古人用生命來詮釋某一種理念的現象。

 

對於蘭陵王本身來說其實也是到了他應該離開的時候了,所以借用那杯毒酒,即迷住人們的眼睛,又給人以憐憫,從而舍掉肉身,繼續演繹別的角色去了。

他的正妻蘭陵王妃鄭氏也因為他的離去,因心斷塵緣,將項珠等物品舍入佛寺,以表斷絕塵緣向佛之心。

 

蘭陵王因為在這次演繹中符合神的安排而有功,從而在回去的時候,而得到了境界的提升。

 

在後來的歲月中,蘭陵王轉生文人、武將、隱士、著名的出家人,但無論轉生成什麼,蘭陵王都帶著他的小白馬和女仙童,無論他們演繹成什麼樣的角色,都幾乎是一起演繹。有一次蘭陵王演繹明成祖初期非常有威望的方孝孺的時候,小白馬轉生成方孝孺的學生,而女童轉生成方孝孺書房中的那盆花。見方孝孺被誅十族,這盆花也自行枯萎,追隨方孝孺而去。

 

這正是:

貌美如花勇力強

忠肝義膽阻風浪

凱歌高奏譜《陣曲》

鴆酒一杯英魂喪

 

塵世煙雲匆匆過

因果輪回誰能脫

勸君擦亮迷中眼

找尋佛法破迷惑!

 

2017/6/7

 

史書關於蘭陵王的記載歸納起來大約是:

 

蘭陵王姓高名肅,又名高孝瓘,字長恭(西元約541年- 573年),驍勇善戰。是北齊文襄帝高澄兒子,東魏大權臣、北齊奠基者高歡之孫。北齊乾明元年被封為徐州蘭陵郡王,故名蘭陵王。在史書中沒有留下蘭陵王母親的姓氏的記載,對於妻妾只有姓氏帶過(王妃:鄭氏,妾:王氏),兒子沒有記載,兒媳婦:趙氏;孫子:高元簡,當然蘭陵王的兒子及兒媳婦和孫子,不僅是一個,只是史書中沒有記載。

 

河清二年(563年),突厥攻入晉陽,蘭陵王奮力將其擊退。《資治通鑒·卷一百七十一·陳紀五》:齊蘭陵武王長恭,貌美而勇,以邙山之捷,威名大盛,武士歌之,為《蘭陵王入陣曲》,齊主忌之。《北齊書》第十一卷:武平四年五月,帝使徐之範鴆以毒藥。長恭謂妃鄭氏曰:“我忠以事上,何辜於天,而遭鴆也!”妃曰:“何不求見天顏?”長恭曰:“天顏何由可見。”遂飲藥薨。

 

《北齊書·卷十一·列傳第三》:長恭貌柔心壯,音容兼美。為將躬勤細事,每得甘美,雖一瓜數果,必與將士共之。初在瀛州,行參軍陽士深表列其贓,免官。及討定陽,士深在軍,恐禍及。長恭聞之曰:“吾本無此意。”乃求小失,杖士深二十以安之。嘗入朝而僕從盡散,唯有一人,長恭獨還,無所譴罰。武成賞其功,命賈護為買妾二十人,唯受其一。有千金債券,臨死日,盡燔之。

 

蘭陵王死後被安葬在都城鄴(今邯鄲磁縣境內)以西。死後北齊朝廷追贈為太尉,諡號忠武。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