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茶里乾坤】春秋茗菜

【茶里乾坤】春秋茗菜

 

文/石方行

 

历史慢慢的進入到东周时期,而这个时期在中华文化史上是称得上是最具有文化意义的时期。经过几个世纪文化的奠定,此时的人们在文化、礼仪、智慧上都明显的成熟与進步。

从青铜时代向铁器时代的华丽转型,意味着农耕文明的飞速发展,国力、民力会大大增强。

而此时更出现了诸子百家的文化争鸣与诸侯争霸的时期。出现老子、孔子、墨子、孙子、韩非子等等文化巨人;因为战争的关系在给百姓带来苦难的同时,也大大促進了各个地区之间的文化融合。为后来秦真正的统一做了铺垫(在夏商周包括之前的时期,基本上算得上是部落割据或者联盟性质)在以前我没有注意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在这个时代“一下子”涌出这么多的理论学派?而不是用单一、渐進的方式演绎各家的思想发展史呢?后来明白了这其实也很简单:神要看什么样的理论更适合人类,所以弄出多种学说,看看各种学说对人类的影响和人在其中的认同与表现程度。从而最终选择某一(或几种)留给后世的人类最终目地:奠定人类的文化,从而在历史的最后认识救世的大法所用。

当此时人们的生活从“柴米油盐”的基本需求,发展到以“酱醋茶”为附加的时候,可见人们的物质生活又繁荣了很多。

根据文化史学者们研究:

古代“茶”字作“荼”,最早出现在《诗经》。《诗经》相传是孔子选辑,其中搜集整理了西周初至春秋中期的诗歌作品。《诗经》分“风”“雅”“颂”三类。“风”是民歌,“雅”是乐歌,“颂”是祭歌。其出现“荼”字有多处,如《谷风》篇载:“采荼薪橒,食我农夫”,“薪橒”是砍伐臭椿树作柴烧的意思;又如《良耜》篇载“荼寥圬止,稷稷茂止”, 蓼为中草药,可解毒,此处与荼并提;又如《绵》篇载:“周周朊朊,堇荼如饴”,此处指与堇菜一样有甘味。

不过,研究者表明《诗经》中的荼字是否指茶,今人仍未定论。据我个人意见是:这其实是文化断层造成的。其实换个方式理解,把“荼”宽泛的理解成树上(可以食用)的叶子,而不单纯的指“茶”一切也就通了。要把当时所处的历史环境因素考虑進去,当时的人们还没有普遍认识茶的各种性状与功能,所以宽泛的认识比较符合实际情况。

在后来唐代陆羽《茶经》中曾引《晏子春秋》:“婴相齐景公时,食脱栗之饭,炙三戈五卵,茗菜而已。”这是说齐景公的国相晏婴,吃的糙米饭,有三五种荤食和茶、蔬菜而已。(“茗”,茶的别称)《桐君录》等古籍中,则有茶与桂姜及一些香料同煮食用的记载。

此时,茶叶运用了当时的烹煮技术,并已注意到茶汤的调味。这是茶的食用阶段,即以茶当菜,煮作羹饮。茶叶煮熟后,与饭菜调和一起食用。用茶的目的一为增加营养,一为食物解毒。

在这个时期,人们的虽然有着阶层观念,但不同阶层可以互换的:立功可以提升阶层;犯罪、受罚可以降低阶层。但不管提升与下降,对于同一个人而言很多喜好是难改变的。

我们喜欢喝茶的人都知道,当喜欢上这一口,就容易成瘾,形成习惯,成了生活中的一部份了,那么如果阶层改变,但他这种嗜好不改的话,就会加速茶在不同阶层中的普及。

更何况这个时期,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养一大堆“门客”,各个学派之间交流争鸣的机会和后来各国为了征战、争霸等国事相互联系的都很多,“吃茶”的习俗一点点的也就随之兴起。

系统学派的兴起,文化的融合,茶从神秘走向日常,这种场景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某一学派的学人在一起谈论本学派的主旨与精神或者对国王宣扬理论的时候,国王(或者主人)以茶当菜的一部份招待他(他们)的时候,茶所起到的是积极提神、醒脑、润喉作用,也就是说此时学说的推广在某种程度上离不开茶所起到的推动作用。

因为茶在此时对于传播文化有功,并且对于人们健康与社会发展有很大的益处,所以茶从原有的神秘状态走出来,走入人们的餐桌,并逐渐的脱胎于神秘,形成了独特的茶文化现象同时与其他方面的传统文化并生、发展绵延千载。(待续)

2017年12月2日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