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轮回纪实:千载法缘之七海岛观景

/大陆大法弟子

明清时期是中华文化走向成熟后逐渐没落的时期。明朝时期,修道之风普及全国,西方科学逐步渗入,造成两种文明发展方式的矛盾日益加剧,最终导致清末民族的百年屈辱。

从文化史的角度,明清两朝把历朝在民间流传的传说、故事整理成文,刊印天下,这是对中华文化的一种特殊的贡献。如四大名著就属于这类。还有从官方角度,《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的先后编撰是对中华文化一种系统整理与保留。

从疆域中来看,明朝疆土立于中原地带,北方和西北、西南比较薄弱,但通过郑和下西洋等大大扩大了海外的影响力,加强了与海外的联络,中华文明远播四方。清王朝在疆土方面的管理力度远超明朝,对西北、西南、东北等边疆地区都進行了有效的管理,这为后来宇宙大法在人间的传出奠定了地域基础。

在这期间,以致到民国甚至到了中共统治初期,几次大的人口流动:“走西口”,“下南洋”“闯关东”等等,虽然原因多种多样,但对于边疆以及南洋地区的开发,播种文明的种子功不可没。

在这其中,历朝都有的“流人”(被贬、被流放到边疆或荒蛮地区的人)在明清时期很多,也加速了边疆或荒蛮地区的开发和文明的传播。

明清大体上算作中华神传文化的强弩之末,做个总结之后,就在科学与现代意识用武力摧残之走向没落和凋零。

因为神传文化体系经过漫长的岁月,随着人道德的逐渐下滑,而逐步被神抑制,面对西方文明的冲击下,显出诸多不适应,从而导致共产邪灵的乘虚而入。这是后话,我们暂且不多说。

本文说说两个女孩分别在明清时期转生寻法的故事。

(一)

在明朝中叶,有个苏州,此时这里早已是举世闻名的刺绣名城,在城南有座不大的绸缎庄。这家庄主的夫人不久前生个女儿,长得很可爱,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小嘴非常招人喜爱。在小女孩三岁那年,从外面来个身着土布衣服的中年人,看到她就说:“你把院里的大缸给我抱过来呗。”女孩跑到大缸前,煞有介事的抱着大缸,可是用尽了吃奶的劲也无济于事。旁边的奶妈和她母亲憋不住乐。

等她实在抱不动的时候,开始围着大缸转悠,看样子在想办法。后来,她说:“叔叔,你过来。”把那个人拉到缸边,然后松开手,双手再去抱大缸,边抱边说:“我这回终于把大缸‘抱’到你面前了。”闻听此言,加上小家伙这一连串的举动,让大人们开心不已。都觉得这孩子真有意思。

中年人在笑过之余,从怀里拿出一本发黄的书,并叮嘱她母亲:“让女孩从十岁开始读书,二十六岁零三个月又五天离家;五十六岁五个月又七天回来。这座大缸为线索。”说完那个中年人就走了。

她母亲原本也是识文断字的人,翻看此书才知道,这是一本对尘世间忠奸善恶举例说明之书,列举一些历史人物的经历和善恶报应,最终是为了说明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而且听对方这样一说,觉得对方有些来路,就让奶妈在一旁记下了,后来因为怕潮湿而模糊,而就这些话(时间)绣在布上,让女孩终身带着。

咱长话短说,在女孩十岁那年,她家请来老师让孩子学读书,老师的学问很好,很有耐心。在老师的辅导下,女孩学的很快。

因为苏州是刺绣名城,这里的女孩子学刺绣那自然是天经地义的。她也如此。因为小时候那段缘份的关系,她母亲也总是拿着那本书给她念书中的故事和作者对人生的感触。她也总是想着探寻生命的意义。

在十八岁那年她也想出去走走,可是到了杭州亲戚家不久,就病倒了,一病就是三年。这三年她吃过很多药,看过很多郎中,但就是不见效。过了三年,邻家办事情请来戏班子唱戏,她在院子里听了一上午,病却好了。众人都觉得奇怪。

等她病好了不久,很多人都过来提亲。但阴差阳错都没成。直到她二十六岁那年,年初,一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晕倒在她家门旁,家人把书生搀扶进去,报告给她的父母,她也知道了此事。

因为他们一家都很善良,就找来最好的郎中给书生医治。郎中给书生诊完脉之后,说:“他没啥大毛病,就是受了一些风寒。”于是开了一幅药方。

那位书生经过几日的调理身体也逐渐恢复了。后来她们一问,那位书生原来是山东文登人士本来想進京赶考得到功名之后,回乡和一位望族的女儿成亲。结果第一年到了京城被小偷把盘缠盗去,无法应试。因觉得回乡无颜面见父母和未婚妻,在京城外一个小店住下,当个私塾先生。等到后来再次应试,结果在考试的前一天病倒,幸亏遇到好心人搭救。但还是误了考期。

这次打击让他觉得心灰意冷,决定南下苏杭散心,但命运总是这么捉弄他,在这里身上仅有的盘缠被他弄没了。几日米水未進,昏倒在门口。

她为了验证他的才学,出了三道题,结果他都答对了。最后她出了一道“加试题”: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下子可把他难住了。原本他想的很好,到京城功成名就之后,娶妻生子,当官发财,造福一方。结果落到如此下场。她看他答不出来,就把那位中年人留下的书给他看。在后来的几个月他都是伴着这本书度过的。他看过之后,陷入深深的沉思中,面对人生种种的不如意,自己应该怎样看待。历史上叱诧风云的人物中,即便是功成名就仕途如意,子孙满堂,其最终的结果又如何呢?哪里能得到生命真正的永恒呢?

毕竟他是书生,对人生的一些追求还不死心。于是对她说:“我先回文登看看我的未婚妻,如果我未婚妻不在了,我和你一起寻找生命解脱的方法。”

她一看,自己离家的日子也即将到来,根本等不到他去文登再回来,于是想了想说:“我们一起走,我可以女扮男装,这样行路方便。到文登你去找你未婚妻,如果找不到,我们一起寻法;找到了我自己去。”

他想想也就同意了。

她家毕竟还有点钱,带上一个家人和丫鬟几人一起上路。到了文登,他们先在一家客栈住下,他出去找未婚妻和父母。

到了家之后,却看到一片断壁残垣,急急找来四邻询问,方知他走后不久这里来个阔少,把他未婚妻抢走,他父母上前理论,被阔少一气之下打死,并把家里放一把火烧了。

未婚妻的父母本是当地一个名门望族京城里有做大官的亲戚,后来这位亲戚得罪了权贵被贬,她们家也就没有依仗了。眼看闺女被抢走,做父母的非常痛苦,最后双双自杀。(他未婚妻不久也自杀了。)

他见状大哭一通,深感生命的无常与无奈。在父母和未婚妻父母的坟前凭吊了几日,方才回客栈,把这些告诉了她。

要说寻找真正解脱之法,她其实也没什么目标。既然来到了文登,她从古书上知道在蓬莱有仙山,于是她建议先去蓬莱看看。

在蓬莱她们真的领略到一种仙境的状态,她们一行人看到黄海和渤海分界地点明显的不同。

因为她们根基所致,此时能看到两条守护两海边界的龙。那两条不同海域的龙见到他们也很高兴,欢快的与她们打招呼。其他海神和附近陆地的山神也过来凑个热闹。

看到这些她问这些神:“你们能活多大岁数?”他们说:“二百年、五百年、八百年等等。”有一位神说:“我知道作为神界的生命,出三界就可以不入轮回,能达到与天地同在。”“那什么方法可以出三界?”他急不可待的问。

“佛祖所传修行之法可以达到,还有一些道家的方法也可以达到。”一位海神说。

她说:“那我们去找一座寺庙看看吧。”说完一行人准备离开。此时一位小童子模样的神飞过来说,我师父说了:“让你记住许多年后还要回到苏州,与缸有关系,到时候会有人告诉你怎么找寻真正的解脱之法。”

她们闻听也就放下去庙里修行的想法了。后来他们陆续到一些名山、名水去寻访,也遇到很多高僧,与他们探讨解脱生死轮回的方法,但都没有在那些地方修行。

后来她俩一商量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在杭州开了一家私塾,专门教孩子们念书。

在她五十六岁五个月零七天的时候,她和他一行人如约回到了家,在家里她再次见到了已经年迈的父母,一大家子团圆都很高兴,中午时分的时候,那位身着土布衣服的中年人来了。虽然经过这么多年,他的面貌还没有变。大家都觉得很惊异,甚至一度觉得是否是几十年前那位中年人的后人。

当大家都问:“几十年来你的面容基本没有改变,秘诀何在?”那位中年人说:“你们如果在将来能够修可以真正让人青春长驻,永保人身的方法就能达到我这般样子。”“那您究竟是何身份?”中年人说,我从前当过刘伯温。此言一出,她和他(书生)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跪下来,求中年人在将来收她们为徒。

中年人领着她们到那口缸面前,指着她说:“到时候,你从小会遇到大难的,但要学会坚强,就象这口缸一样,要不断的扩大容量”指着他(书生)说:“你将来看不到她的长大,这是因为从前的因缘所致。”他一听赶紧问:“那她如果到时候没成年谁来照顾她?”中年人一笑:“一切自有安排。”

“现在你们所应该做的就是守德,不要忘记将来要得真正的生命解脱之法的事情。”中年人嘱咐完就离开了。

这一番话让一大家子的人都既震惊且欣慰,都觉得将来有希望了。……

今生她年幼时父亲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致死,她的母亲带着她走遍世界为父亲鸣冤,为那些遭受苦难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发声。祝愿孩子和母亲继续做的更好吧。

(二)

在清朝时期这位女孩是一位王爷家的格格。她自小就喜欢跟男孩子玩,有着很大气、仗义的性格,而且心非常的细。自小眼睛看什么就有些模糊。因为眼睛看不清东西,在与男孩子玩的时候没少被嘲笑。为此她父母没少为她操心,也请了一些郎中过来看,但都无济于事。好在她的眼病没有往深度发展,这让她父母没有过份担心。

在她长到十六岁那年,她跟随父母去新疆串亲戚,在那里遇到一位有点特殊本事的人,那人一看孩子的情况,就说:“我听说用天山天池的水,洗七七四十九日,眼睛就好了。”她的家人闻听很高兴,于是和父母一起在天山天池旁住了下来,每日坚持用天池中的水洗眼睛。

在这里人烟稀少,风景很美。望着这里的纯净与美丽,他们真的感受到身心都受到净化了。

有一次她依旧在父母的陪伴下,在池边洗眼睛。只见从池中央袅袅婷婷的显现出一位女神。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只见那位神轻轻的说:“你我在天界十分有缘,你来到新疆我就派人去找你,让你来这里陪我一些时日。虽然你因为有些不纯的因素暂时看不见我,但每次你在家人的陪同下过来洗眼睛,我都默默的陪在你身边。现在经过这么多天你和家人能够通过在这里呆着而把身心净化一些了,这样你们也能看见我了,我也就能够在你们面前显现了。”

听着这位女神这样一说,她和家人们都很高兴。末了女神说:“你(指女孩)与昆仑山有些缘份,不知你敢不敢去,到那里一位上仙在那里等着你。他会告诉你怎样寻求真正的解脱生死之法。”她一点也没含糊的说:“敢!”

经过天池水七七四十九天的洗礼,她的眼病不但好了,而且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其实不是天池水本身的力量而是神的力量,只不过是通过天池水为载体,而显露出来了。)她要一个人去昆仑山,她父母自然放心不下,带了几个家人一同前往。

这里距离昆仑山不算太远,但道路不好,还得经过沙漠才能到达。他们一行人可以算得上是饥餐渴饮、晓行夜宿,一路上吃尽了苦头。有两位家人还因为过度劳累而送了性命。

我们长话短说,到了昆仑山脚下,望着巍巍大山,一行人迷茫了,从哪里上山才能找到那位上仙呢?

后来她母亲说:“我们就在山脚下先走走,遇人打听一下看看有无那位上仙的蛛丝马迹。”一行人无奈也就同意了。

在山脚下她们四处打听,终于在二十日之后,有一位老者说,在这里看过一次异人,不知是不是她们要找的上仙。

她们一听,决定在这里寻路上山。

上昆仑山的路异常崎岖和险峻,而且经常有动物出没。有的动物比较温顺,而有的却非常凶猛。在这个登山的路上,她的母亲也被猛兽吃掉了。尽管这样她还是无所畏惧,到昆仑山顶,一行十来个人只剩下她和父亲以及一位侍女三人。

到了山顶,他们三人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那位异人。只是看到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有一块人形石头。无奈之下,他们就在这个石头边坐下休息。不一会儿只听有人说:“你们来了?”她们高兴得四下张望,可是没见到人影。回头看看石头,仿佛这块人形石头会动似的。她的悟性此时上来了,就问:“您是隐藏在石头里吗?”此时的石头瞬间化为一位老者。老者一笑:“果然让格格(指她)给看穿了。”

众人见状,双膝跪地,乞求上仙开示真正的解脱生死轮回的方法。

异人道:“我知道当年佛祖曾说过在以后将有法轮圣王驻世洪传大法.

“那是什么时候?”侍女抢着问。“这个嘛…..京城遍地红(血)色之后吧。”异人思索了一下说。

“到时候还能见到您吗?”她父亲说。“我…..尽量能见到吧,这个只能随缘好了。”上仙说完,独自下昆仑山不知去向。

她们三人得到如此开示,忘却了来时的艰辛,心生喜悦,走到半路偶遇一座寺庙,小住一夜,与住持聊了此事,住持也很高兴。再三挽留他们,希望他们能多住一些日子。他们盛情难却,也就在这里住了一个月左右。

后来下山辗转回到天山亲戚那里,又回到京城。在京城他们把自己的经历对身边的亲友说了,大家都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得到法轮圣王的亲自传度。

今生,当年上仙所说的话已经兑现:在京城遍地红色(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屠杀,遍地血红)之后的一九九二年传出。她出生在二十一世纪初年,虽然今生没有真正得法,但通过家庭的熏染,对大法非常有正念,遇到事情甚至都能用法理去衡量。她当年的侍女转生成比她小一岁的妹妹。她当年的父亲今生转生成另外一位大法弟子。那位上仙,在长江三峡附近的山洞里修炼,在师父路过此地的时候,也算有缘跟师父见过面。当然师父给他安排了符合他生命特点的修炼路。这些就不多说了。

这正是:

遭受魔难为结缘

千难万险步向前

神看人心识本愿

得法归真随师还!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